当前位置:首码网 > 前瞻 > 正文

汪扬:香港可成为元宇宙里伟大的“城市”

03-27 汪扬 °

汪扬教授现为香港科技大学副校长(大学拓展)。汪教授是国际知名的学者,研究范畴广泛;他在纯数学及跨学科数学两大范畴发表的研究论文超过100篇,当中不少刊载于顶尖的科学期刊。他曾于2006至2007年间担任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课程主任。

汪教授于1983年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取得数学学士学位后,于1990年在哈佛大学取得博士学位。1989年汪教授于乔治亚理工学院开展学术生涯,其后在2007年加入密歇根州立大学担任数学系主任。汪教授于2014年8月加入香港科大出任数学系系主任;至2016年11月升任为理学院院长,于任内成立大数据生物智能实验室,并推出广受欢迎的数据科技理学硕士课程;2020年10月1日,汪扬教授出任香港科技大学副校长(大学拓展)。

本文为汪扬教授在“元宇宙2022展望:技术、经济及投资机会”活动中发言实录

元宇宙助香港,新经济创未来。1990年前后我在美国,当时有一个关于亚马逊和沃尔玛比较热的话题。沃尔玛通过一系列的创新,包括从价格、体量、管理、物流方,把美国零售业打得尸横遍野,当时有很多声音说要用反垄断法管一下沃尔玛。后来出来了亚马逊,当时亚马逊还不是一个特别大的公司,只是在互联网卖卖书。但大家都感觉到亚马逊走出了一条很有希望的路,我们可以通过互联网、通过亚马逊制约一下像沃尔玛这样的寡头垄断。但是人们没想到的是,亚马逊今天已经把当时沃尔玛没有打倒的企业基本上全部打倒了,甚至有一段时间差点把沃尔玛打倒了。所以互联网时代的初心是要赋能全民,但是这一点现在并没有做到。如今,互联网平台被几个巨头垄断了,为他们自己创造了惊人的财富,而世界的财富差距越来越大。

现在我们国家提出共同富裕,这是我们的崇高目标,或者说是初心。但是在香港,贫富悬殊反而越来越大了,而且新的社会环境,包括疫情影响,香港经济的金融化、制造业的流失,使得这个趋势短时间不可逆转。那我们在谈到共同富裕的时候,下一步应该怎么做?我们经常在香港也听到说要创新,要解决民生问题,但是到底怎么去做?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探讨的问题。

香港可成为元宇宙里伟大的“城市”

元宇宙很有可能是帮助香港将来发展真正达到共同富裕的一个非常好的机遇,也是香港经济的未来。为什么这么说?首先,我们目前对于元宇宙并没有一个特别好的定义,但这并不是一个坏事。其实我看过很多观点,正因为大家还不知道元宇宙的终极模式,所以导致元宇宙也产生了很大的热度。大家探讨元宇宙是否就是一个虚拟世界,但我个人认为,元宇宙将是数字经济的终极形态,这个定义可能会更广一点。

今后我们的经济在很大程度上是数字化的经济。现在,我们把实体经济看成是中国制造了多少辆汽车、多少台手机,这种我们叫实体经济。但是我个人认为,几十年以后数字经济就是实体经济的一部分。数字经济在进入元宇宙时代之后一定是实体经济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这并不是说我们不吃粮食、不造手机,而是数字经济应该是实体经济的一部分。我们要有理想,而且我们也有机会把香港打造成元宇宙里最伟大的城市之一,“城市”在元宇宙里是一个非常模糊的概念,因为我们现在想象的元宇宙,很可能有很多是分布式的,所以什么叫城市,甚至是社区在地理上都可以说是一个分散的概念。但是我还是要强调一点,在虚拟概念上的“城市”,香港应该成为元宇宙里面一个伟大的“城市”,就像香港在过去多年来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城市之一。这样一个伟大的城市的建立是在赋能公民,在公平、共享和共同繁荣基础上建成的。

数字经济是香港的未来

在刚刚结束的两会上,我很欣慰地注意到有7个关于元宇宙在中国发展的详细提案,其中一个是元宇宙是数字经济的新机遇,另一个就是推动共同富裕。

那怎么在元宇宙里推动共同富裕呢?我认为数字经济是香港的未来,我们现在在香港,事实上经常谈论创新,我们也在寻求下一个经济的增长点,但是我觉得我们的有些讨论,事实上并没有很到位。我举一个例子,在大概两年前香港搞了很多所谓的创新项目,做了多个很大的创新中心并为每个中心支持了数亿港币。其实我看了以后觉得这个还没有摆脱过去的创新办法。我们过去创新,就是砸一笔钱,然后找几个专家来,再找一批人,大家一起聚焦地做几件事,我们就放心了。但是在今后真正的创新的数字经济的环境下,创新应该是赋能全部公民是一个分布式、涌现式的形式,所以为什么我们现在要提数字经济,也正是因为它可以带来非常多的赋能于公民的创新机会。

现在的元宇宙带动的技术创新已经很多,比如区块链技术、互联网3.0,有一个很大的理念,是说在互联网3.0、区块链的基础下,我们人人都可以共享这部分经济,而不是最后被几个寡头垄断了,也就是说很多人都可以创新。在这个创新的前提下,我们可以看到香港实际上是很有基础的,在去年我们做的香港独角兽里与区块链技术有关的独角兽企业占了两成。在区块链里做得比较成功的一些企业,有很多是从香港走出去的。从这个角度看,香港完全有能力在元宇宙或者在新的互联网3.0与区块链技术成为一个领军角色。

元宇宙助力推动社会公平

为什么我认为推动社会公平是我们香港今后发展的一个目标,香港的两极分化情况有目共睹。截至2020年,香港有55万人是处在贫困线以下,事实上占了总人口的8%。作为一个非常富有的社会,这是不可接受的。怎么去解决这个问题?过去我们为什么会出现两极分化,一个是经济的金融化,实际上是把实体经济掏空了。那现在要填补实体经济的空白,元宇宙一定是我们今后发展的方向。现在元宇宙已经看到了很多创新的概念,比如说共享经济、共同富裕,在这个前提下是可以领先于全世界的,这一点我是非常有信心的。

元宇宙推动教育公平

在教育方面,从元宇宙的另外一个角度看就是可以帮助解决教育公平问题。事实上,现在香港的高中生毕业以后只有20%上了大学,这个比例和内地比起来都是偏低的。我曾经做过一些论证,元宇宙将来一定会带来教育上的革命。我为什么认为今后的教育一定是一个去中心化的模式,为什么会在元宇宙里发展?这当然包括了一些技术上的创新,但我觉得更重要的是理念的创新。不仅是技术上的创新可以真正给我们上很生动的课,比如说历史课,我们很有可能在元宇宙中我们可以重返历史,那么我学到的历史一定会比我们现在课堂里学到的更生动。还有一些现在已经比较流行的理念帮助实现教育的公平化,这些理念最后都会为香港甚至全世界的公平教育方面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元宇宙助力治理模式的创新

香港通过这次疫情,政府在治理上暴露出很多问题,尤其是在处理危机上已经形成了“裸奔”的现象。现在我们经常吐槽香港的效率问题。通过这次疫情,我们看到了一个趋势,要想解决效率问题,我们需要加强中心化,也就是我们的政府要有更强的执行能力,要有更强的行政能力。但是,在元宇宙里,现在我们经常谈到所谓的去中心化的概念,实际上很多事情也是在去中心化的框架下高效地完成。将来,我们也可以通过元宇宙来真正改善我们的治理模式。大家经常有争论,我们今后的体制到底是一个很强的行政主导、中心化的体制,还是今后我们有更多的去中心化的机制,持这两种观点的人争论不休。我个人认为,在元宇宙的驱动下,我们今后的治理方式一定是两条腿走路,有一定程度上的集中,这个集中必须建立在基础设施上,包括我们数字经济的基础上,这里没有一定的行政集中是不可能做好的,没有集中一些政府资源是不可能做到的。但是,同时我们在创造的另外一个形态里,我们也会看到很多去中心化的自发的管理方式,这两种方式今后一定会共存。而且正是因为这种共存才能真正推动我们社会的高效率地、公平地往前发展。

总结一下,我认为现在香港已经走到了需要解决很多社会问题的关口,包括如何找到社会的下一个发展点,包括怎么实现公平社会、怎么解决贫富差距问题,这时候只有一条路,这条路就是我们一定要在以数字经济为主导的共享经济中产生。我们现在大谈创新,但是,我们也要考虑到香港不可能在短期内让制造业重返香港,所以发展传统意义上的实体经济对香港来说很困难。但是如果我们把在元宇宙下驱动的数字经济看成是实体经济的一部分的话,香港有非常优越的条件,所以在认识到这样一个优越条件之后,我们一定要大力发展数字经济、元宇宙,政府要进行一个强有力的投资,对数字经济的基础设施进行投资,对教育进行投资,这样才能真正让香港成为一个繁荣的、共享的、公平的社会。

公众号

扫码获取最新项目

最新项目

    数据加载中,请稍后
  • 加载更多